•   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
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调查追踪 >> 内容

    吃到了童年里最丰盛的一顿阳春面

    时间:2020/10/21 7:14:41 点击:571

    一家人住在离城五里、贫民聚居的九松巷。 巷中房屋低矮破旧,泥土夯成的院墙坑坑洼洼。每到雨天,路上就泥泞不堪,无从下脚。 但这丝毫不影响魏岩石的玩耍兴致,他和大哥魏岩道、弟弟魏岩江,在雨水中滚得和泥猴似的,最让他烦恼的不是雨天也不是污秽,而是家里吃的东西太少,饿肚子的滋味太难受了。 最后见到父亲那天,一样下着小雨。成了泥猴的魏家三兄弟,见魏九重撑着油纸伞,从巷口进来,欢呼一声朝他跑过去。 “爹爹回来了!” “爹爹买吃的了吗?” 魏九重突然丢下了雨伞,弯下身子,也不管脏不脏,紧紧搂抱着住三个儿子,忽然就流泪了。 三个孩子吓坏了。 “爹别哭了。” “我不要吃的了,我不饿……“ 魏九重更伤心了,嚎啕大哭。 吓坏了的三个孩子,跟着一起哭,惊动了他们的母亲。 她还不到四十岁,但生活的苦难已让她头发斑白,腰背佝偻。 听见儿子们的哭声,她急跑出来。 却见丈夫红着眼圈,抱着仨儿子。 她忙问:“出了什么事?” “没事。”魏九重强抑住激动的心情,把孩子放回地上:“我找到了《康熙南巡图》第五卷。” “哦。”她听着没事,是丈夫的夙愿要完成了,也不惊喜,只想回去做饭,却被魏九重一把拉住。 “不做饭了,下馆子去!”魏九重道,魏岩道、魏岩石和弟弟开心地欢呼起来,在巷子里蹦啊跳啊,下馆子,对他们来说,意义就像是过年。 那一天的场景,是魏家三兄弟最宝贵的记忆。那天晚上,他们吃到了童年里最丰盛的一顿阳春面,也是同一个夜晚,他们的父亲一去不回,再也没有出现。 电话响起,魏岩石猛然惊醒。 电脑屏幕上,还在重播着他看过几十次的新闻:“历时两个多月,鹿芒山墓考获得重大发现,文物专家发掘后分析,此为清末民国初墓穴,未发现墓志铭,不能确定墓主身份。 截至目前,总计出土各类遗物两百余件,包括绢画、古玩、玉器、陶瓷等各类珍贵文物,种类丰富。 墓室有被盗痕迹,现场留有一具盗墓者尸骨,从打翻的锦盒和殉葬清单来看,有少量文物被盗。所幸两个墓室并不相通,众多文物才得以保存。据专家现场勘查遗失列单,其中最重要的是《康熙南巡图》第五卷,相关部门根据线索,目前已展开寻宝工作。” 魏岩石接起电话,对方说:“可以开始了.......” 放下手机,魏岩石想起父亲魏九重失踪后,母亲因思念和积劳成疾去世了。家中陷入困顿,兄弟三人的童年过得狼狈艰难,忍饥挨饿,成了家常便饭。最后大哥魏岩道跑去缅甸谋了生路,家中才算好过些。一直以来,他们寻找《康熙南巡图》和父亲的决心从不曾消磨。若非如此,他也不会在看到考古新闻后,就迫不及待越狱了。 回到五圣居,卓安打开电脑连接微型摄像设备,导出照片。筛选了一下,将自认有用的照片打包发给了王勇。 王勇回过电话来:“我有个惊悚的消息,要告诉你。” “宋明?”卓安心脏猛烈跳动。 “不,是魏岩江回来了!” 卓安吃了一惊:“魏岩江?新闻中不是说他在中越边境被击毙了吗?” “混战中被击毙的,是来接应他们的魏家老大魏岩道。” “消息确定?” “边境的监控中,曾拍到戴墨镜的魏岩江,经电脑系统人脸识别,确定是他!那四名被绑架的狱警也说,有个歹徒眼角有刀疤,这和魏岩石外貌特征吻合。”王勇说:“还有,在鹿芒山坟墓中发现的这张照片,也发给你瞧瞧。” 那是张婴儿百日的黑白照,卓安只觉得有些眼熟,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   卓安在何淑娴相册中偷拍的照片,很快查出了结果。 黑白照片里的男人,是何淑娴的父亲何永桐。他曾任国民党特务机构——海礁七号的站长。 海礁七号是国民特务机构调查局,明面上负责清查贿赂、缉毒、经济犯罪,暗地里从事情报截取、秘密逮捕,暗杀等活动。 卓安正听得愣神,手机震动,有个电话打进来,是方颖。 “今晚一起吃饭,暮森饭店,七点。”方颖没给卓安说话的机会,直接挂了电话。 王勇接着说起了何永桐。 解放前夕,国民党在大陆还有很多秘密计划来不及完成。作为当时的高层官员,何永桐利用职务之便,搜集了“古塔”计划的信息。“古塔”指的是地下古墓。决定退到台湾的国民党,急需大量财物,他们把敛财的黑手伸向了地下。 古墓宝藏的传说,向来为人津津乐道。一句“富可敌国的宝藏”,就能掀起腥风血雨。古塔”计划里的标的物有真有假,卓家的这座“塔”属于前者,为此,何永桐选择了潜伏下来。 “《康熙南巡图》,还是张藏宝图?” “这只是个猜测,从古到今,国家要兴盛,都离不开钱。”王勇笑道:“据说最大的可能就是藏在这第五卷中。” “何淑娴和魏岩石,是为了其中的大清藏宝?”卓安看完资料后,心中冒出了好几个问号。 “不然何淑娴会轻易许你一个亿?魏岩石会在刑期快满时,冒死越狱?” 另一边,魏岩江急匆匆来找魏岩石:“二哥,可以动手了?” 正坐在窗口转椅上冥思的魏岩石,问:“对方多少人?” “阿琛说,何家算上管家厨子保安什么的,也就八个人,刑警不超过七人。” 魏岩石接过他的手机细看,那是何家后厨的购菜记录,以及之前的购菜习惯和对应的人数。 "那些刑警们是点的外卖。"魏岩江补充道。 得知拍卖会上,何淑娴会出让《康熙南巡图》第五卷后,魏岩石第一时间就派人调查和监视何家。他可没傻到用上亿巨款,买一幅画,几十个手下安排上,总成本不过几百万。 担心这是警方下的套,魏岩石决定提前下手,不单兵贵神速,还要出其不意,直接袭击何家。即使何家有警察保护,也不会太多,对做过副市长的他来说,警方的程序安排,他了如指掌。 十五人,近半没战斗力,两个狙击手,六辆车,两辆在外接应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抢了就走,从行动到结束,控制在五分钟内。 行动时间定在晚上七点前两分钟,何家有吃下午茶的习惯,晚餐时间就会推迟,等他们聚集在餐厅,狙击手会喜欢这场射击盛宴。 布置完一切,魏岩石看了看墙上的钟,刚好三点半,他抽了一口雪茄,满满的,都是胜利在握的味道。 六点四十,方颖从车库偷偷开出了车。有人拿手机对她的车拍了张照,并发出消息:“方颖出。” 半分钟后有人回复:“知”。 六点五十五,何淑娴像往常一样去叫方颖吃饭。 听不到门里的应答,何淑娴也不管女儿的口头“门禁”了,开门进屋,屋里没人,化妆台上有些杂乱。 “这丫头,去哪儿了?”何淑娴关上房门走出。 几乎就在同一秒,过道上的灯熄了——准确的说,何淑娴家的电都停了,整个别墅一片黑暗。 何淑娴看着苍穹无星无月,抱怨道:“怎么会停电?老刘,你去发电吧!” 正在餐厅备餐的管家老刘,交代了佣人王妈去点蜡烛,就去地下室启动发电机了。 何淑娴打开手机照明,走入餐厅。 黑暗中的那抹亮光,在狙击手看来,就是信号。 “砰砰砰。”连续三枪,何淑娴倒地。她瞬间明白是遭遇劫匪了,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:方颖,不要回来!不要回来! 何淑娴屏息忍痛,要拨通方颖的电话——可手机毫无信号。停电加屏蔽,无论是谁要对付何家,都已做了充足准备。 此刻,老刘已走到了地下室,正要启动柴油发动机,突然闻到一股有些熟悉的淡淡香气,随后一根铁棒重重地打在了他的头上。

    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刊登广告 | 在线留言 | 招贤纳士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加盟 | 版权所有
  • 福州新闻网(www.taimamotor.com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广东省通管局 |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|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  • 信息来自网络,如有不实请联系管理员处理!邮箱:501734467@qq.com
  • 2020韩国三级中文字版电影_2020狠狠狠狠久久免费观看_2020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_2020狠狠色综合图片区